【铅笔道】胡海泉注资400万 他为拍卖行实现艺术品同步竞拍 集结经纪人全球扫货

IMG_7746
►导读

张皓是艺术家庭出身,十年创业之路均围绕着艺术展开。2005年,他第一次创业,做了一个艺术教育类门户网站“中国艺考网”,后被收购。

2008年,他创办了艺术家社交网站“蜂巢网”,一年后因言论过于开放被关,也就是那时,他第一次冒出艺术电商的念头。

2012年,他真正接触艺术品电商,创办了销售平台“智艺网”,与十几家画廊合作,将作品呈现在网站上,但却无人问津。

直到2013年底,他在微信群拍卖艺术品,困境被打开。整个去年,微信群累积拍出3000多件作品,均价4000元。

随后,他试图将微信拍卖产品化。今年6月,“大咖拍卖”上线。这是一个艺术品移动拍卖平台,为拍卖行、画廊机构、海外经纪人等提供拍前、拍中及拍后的管理结算等服务,方式为同步出价、在线拍卖、拍场直播等。

其艺术品来源分为两种:1、拍卖行、画廊机构等提供顶尖拍品。2、海外经纪人搜罗消费级艺术品。自9月以来,App已有2万用户,线上累计拍出艺术品2000多件(纯自有线上拍,不含与拍卖行合作的“同步拍”)。

IMG_7747

◆ 艺术品在线拍卖

去年,“大咖拍卖”获得丰厚资本等430万元天使投资。今年8月,它又获得了Pre-A轮融资,由胡海泉的海纳百泉基金领投,包括海纳百泉的400万元现金和胡海泉个人形象和品牌使用权。

注:张皓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,铅笔道愿与他一起为内容真实性作背书。

 

微信拍卖艺术品

眼看创业再陷低谷,一次偶然事件给张皓带来了转变。2013年底的一天,张皓为易英教授做了一个手机网页,后者是张在中央美术学院做访问学者期间的导师。

“他是国内顶尖的批评家之一,他的艺术家身份鲜为人知,我想为老师做一个小宣传。”网页是一条类似H5页面的图文信息,名叫“另一面作为艺术家的易英”,内容为其油画作品微展览。

当晚,张皓将网页分享到四十多人的研究生同学群,同学们通过朋友圈传播开来。转眼第二天下午,网页流量超过1万次,近百条留言回复。微信的传播力量让张皓备受震撼,“而我那所谓高大上的艺术品网站,10天也就100多个UV,反差巨大。”

很快进入春节,张皓看到“微信红包”功能的推出激活了无数微信群。他想要做个实验,解答心中的两个疑问:移动互联网会不会成为艺术品销售的新渠道,从而带来新的买家?普通用户有没有艺术品消费需求?

2014年3月9日,张皓在一个微信公号中推送了一张二维码图片。“什么内容都没有,扫描后会发现这是一个微信群二维码,名字叫‘陌生人,明晚八点见’。”

群里陆续来了四十多个陌生人。第二天晚上八点,张皓现身说道:“我想做一个实验,想知道一群陌生人可以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。”随着大家纷纷发言,张皓引入主题:明晚同一时间,将举行一场艺术品微信拍卖活动。

所拍卖的是来自民间艺术家的6幅画,从无底价开始,每次加100元,一小时内均价800元全部拍出。“大概10多人出价,群里很活跃,他们觉得好玩,也不算贵,拍完后意犹未尽。”

自此,张皓的热情被点燃,他的微信拍卖群也开始走红。随后8个月,他陆续建立了52个微信群,总共覆盖两万名用户。“群里差不多每天拍出6~10件艺术品,周末大场则是近20件。”截至去年,微信拍卖群共计售出过450名艺术家的作品,累积3000多件,均价4000元。

 

微信群产品化

进入去年9月,模仿者陆续出现。面对竞争者,张皓想到的是:“要把微信拍卖的社交感、活跃感移植出来,将其产品化。”

两个月后,张皓开始见投资人。“我们底气很足,因为凭借微信群的运作,当时的佣金收入将近200万。”天使资金很快敲定,数额为430万元,投资方为丰厚资本和个人投资者。

张皓的最初设想是延续微信拍卖,主打B2C模式,平台充当拍卖行的角色,一端连接艺术品供应商,一端连接买主。

产品研发花费了3个月,期间张皓想法转变:如果充当拍卖行的角色,就与传统拍卖行和画廊形成了竞争关系。“我跟股东说,把直营部分干掉,否则拍卖行就不会放心地跟我玩了。”

于是,他打算专注做一个交易技术服务平台,提供艺术品拍卖的拍前、拍中及拍后的管理结算等服务。

转向B端之后,产品服务对象变成了拍卖行、画廊机构。张皓很快又掉入了另一个坑:画廊倾向于把平台当成存货处理专用地。“他们把一些最不好卖(或价格不合适)的艺术品搬上平台,造成恶性循环。”

为此,张皓陆续做了两件事情:1、将合作重心转移向传统拍卖行;2、建立有合作关系的艺术品经纪人群体。“强化对拍品的质量管理。”

 

与拍卖行合作

与拍卖行谈合作并不容易。“拍卖行处于艺术品行业的金字塔尖,而我们只是草根的创业公司,拍卖行不信任产品新模式的价值,也担心影响自身品牌形象。”

今年6月,产品“大咖拍卖”上线。张皓争取到一场拍卖直播,与“匡时拍卖”合作。 “我们设定了拍卖主持人和报价师两个角色,主持人负责介绍产品,报价师将现场竞拍价格同步更新至线上。用户通过手机观看拍卖的全过程。” 这成了“同步拍”的雏形。

IMG_7748
◆ 产品页面

“同步拍”是今年秋拍季吸引拍卖行的一种方式,一个月内,“大咖拍卖”拓展了14家A类、B类优质拍卖行,上拍拍品14000件。“这个对拍卖行的好处是,在其既有商业模式、业务模式不变的情况下,它们多了一种拓展新买家、增加新价值的渠道。”

张皓理想中的“同步拍”是:“产品一端连接全球5千家拍卖行,另一端连接买主,成为其自由掌控的实时竞价器,能够在任何时间段畅拍全球,距离等不再是问题。”

而目前的实现方式是:用户在线缴纳保证金后,可以自主参与线下拍卖,系统接收到网络报价后,由现场的工作人员向拍卖师提示,线上、线下买家形成了对标竞价。

以此,张皓希望未来能通过大咖系统直接打通拍卖行的线下竞拍系统,实现线上线下竞价数据的对接,为后者拓展更多的买家。

张皓还优化了保证金缴纳方式。传统拍卖行按单场缴纳保证金,小场可能需要50万元,大场动辄上百万,保证金返还时间通常是一周。而“大咖拍卖”按作品单价缴纳,保证金即时返还,“这样就能提高买家的资金利用率,拍卖变得更灵活。”

8月,张皓遭遇了强劲的竞争对手,号称四亿用户的“淘宝拍卖”也推出了“同步拍卖”,形式为现场直播。

某日,张皓与淘宝拍卖在一场拍卖会上狭路相逢,他意外地发现,自己App的两万用户与淘宝的四亿用户对垒,线上同步拍转化的效益成果并不是天差地别。

当场淘宝拍卖贡献的线上成交额接近60万元,而“大咖拍卖”是30多万元。“大家都很兴奋,两家资金和体量完全不对等的公司同台竞技,自己其实没那么弱。”

同一时间,张皓拿到了胡海泉的海纳百泉基金领投的Pre A轮融资,包括海纳百泉的400万现金及胡海泉个人形象和品牌使用权。

集结经纪人

传统拍卖行为专业藏家提供顶尖艺术品。在此基础上,张皓还建立了一支海外经纪人队伍,对艺术品价格结构进行补充,满足消费级艺术品买家的需求。

“其实经纪人是艺术品市场最活跃的群体,他们既有货,又有买家资源。我们可以和经纪人进行深度利益绑定,在合同关系基础上合作。”

张皓希望经纪人在海外艺术品市场发挥作用。在他看来,海外的艺术品性价比更高,也有大量国内的稀缺商品。他想在全球建立千人买手团队,“经纪人凭借专业、独到的眼光帮我们从全世界搜罗性价比最高的作品”。

“大咖拍卖”与经纪人合作的方式为:与经纪人签订独家合作销售权,经纪人将搜罗来的作品相关资料整理后上传,经平台审核通过后,作品进入拍品池;工作人员进行业务梳理和包装后,推出某类作品拍卖专场。

说到这里,张皓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一幅日本浮世绘作品。他说,这幅画就是日本浮世绘名家哥川国芳作品的19世纪复刻版,经纪人从日本淘回来,在平台上拍卖。“因为我很喜欢,就忍不住拍了一幅回来,才1000元人民币,非常便宜。”

目前,平台已有13名签约海外经纪人分布在意大利、德国、以及台湾地区。这些经纪人正是来自微信群的积累。

运营微信拍卖群期间,张皓有意识地将微信群进行了归类,包括画廊群、拍卖行群、艺术家群、经纪人群等。“这些人成了最重要的行业资源。”

自9月以来,App已有2万用户,线上累计拍出艺术品2000多件(不含与拍卖行合作的“同步拍”)。其中,海外经纪人输送的作品为100多件,张皓还储备了200多件海外艺术品用于明年1月举行的移动拍卖博览会。

届时,“大咖拍卖”新版本也将在同一时间推出。新版本将会有视频直播拍卖的形式,比如胡海泉可能会出镜,担任拍卖主持人,以直播形式向藏家和粉丝推介拍品。

此外,由于“大咖拍卖”现阶段的主要用户仍然来自微信,为了提高App的用户活跃度,新版本还会有C2C玩法。 “例如,用户既可是买家,也可是卖家,能随时发起拍卖。”

此外,“大咖拍卖”正在探索艺术金融业务的新产品,个人艺术资产管理工具“艺术管家”APP也将于明年1月份正式上线。

 

文| 铅笔道 记者 邵希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pencilnews.cn/?p=1139